东山卧 第六章 夺情风波

谢允×蓝湛×萧庄

前聪颖好学调皮嘴甜后心狠手辣鬼畜绝情小皇帝×冰雪之姿忠君爱国太傅×凤毛麟角惊才绝艳才子

蓝湛

安之晚间回来时眼睛有点红肿,想是独自哭过了,探望母亲必定报喜不报忧。

我命他背《史记·佞幸列传》,是想告诉他不可恃宠而骄,太傅的际遇也与他息息相关。

这年秋天,太傅父亲在江陵病逝。

按照规定,应停职回原籍守孝三年,太傅按例报告了丁忧。

我大为不安,此时虽已经13岁,但国家大事和御前教育仍离不了先生,再说也有因职位重要不离职,由皇帝指令夺情而不丁忧的先例。

我以半恳求半命令的语气要求先生在职居丧。

太傅出于孝思,继续提出了两次申请,我都没有批准。

最后一次的批示上还说明也是出于太后的懿旨。

朝中官员怀疑是先生想夺情,翰林院编修们到先生私邸当面提出劝告。

先生说是君上圣旨的命令,你们强迫我离职,是想要加害于我吗?

他们又直接向我参奏太傅,安之也向我求情,我更为火光,就变着法子折磨他,他本就体弱,近来思虑过度更加怯弱,反而又激发我不正常的凌虐欲。

但是先生我一定会维护,他停职在家期间,我朱笔御批,参奏太傅的官员一律严惩,罪名是藐视主上。

锦衣卫廷杖翰林,有的残废,有的昏死。官位亦被褫夺贬为庶民。

我又降下敕书,参奏之人假借忠孝之名欲大逆不道,欺负主上年幼,妄图赶走元辅令朕孤立无援。

这样无疑告诉官员再敢倒蓝即是谋逆。

先生用布袍代替锦袍,以牛角腰带代替玉制腰带穿着丧服在文渊阁照常办公。

他申请停发官俸,我亦批准。

这期间我借故不让安之见他,他会询问安之身体如何,我只回答无碍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