痴缠(cc)

互攻cc,嘿嘿

咩栗拿起酒陪这个不讲理的人喝,辛辣的味道在喉咙里传起来,她忍不防的咳嗽了一下,一些没吞下去的酒沿着脖颈流下,显得有些诱人。

(略)

平时都是开玩笑的,咩栗不是没有胸,就是相当于呜米来说比较小一点而已。

被呛到的咩栗眼中流转着许些因咳嗽而产生的生理泪水,显得有些楚楚可怜,嘴唇上泛着湿润的水光,一下子吸引住了呜米的视线。

喝醉酒的呜米像是没有什么意识,她过去靠坐在咩栗的身上(略)

咩栗拿酒瓶的手微微一顿,看着呜米潋滟的眼神,一股酥麻感传遍了全身,她慌得推开了呜米的头,深呼吸平复心里的悸动。

呜米好像是不满足般,又凑了上去,对着咩栗的手指轻轻一舔,软软的叫了一声姐姐。

咩栗此刻也有些不清醒了,她的酒量本来就不好,更别说刚刚无意识的已经喝下去半瓶了。

(后续,评论,懂?)还挺长的,发不出来当我没说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