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话:玉子爱情故事 ○玉子篇

原作:【日】一之濑六树

来源:轻小说文库

翻译:云影亦

“爷爷。为什么我们家是开年糕店的呢?”

在我很小的时候,曾经摇着爷爷的膝盖问道。

“因为爷爷的爷爷以前也是开的年糕店的哦”

爷爷像往常一样笑呵呵地说道。

但我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个。

至少并不仅仅是年糕这样的话,饼藏也不会再说什么白——玉之类的了。

“那种事情我知道的啦。但我想知道为什么偏偏是年糕呢?”

多说一句话也好,像是也不一定是年糕店的啦?

然而,爸爸来了。向我吼道不要说些有的没的。

“呜……!”

被骂了。明明是被饼藏这么说的,却被骂了……!

又不甘又难过,我就哭了出来。

“——怎么了?玉子”

但是每当这时妈妈就会。

说着“在哭吗?”

然后马上到我的身边来。

“饼藏老是欺负人”

“因为玉子小公主实在是,太可爱了啊~?”

妈妈一直都展露着笑颜,然后捏着我柔软的脸蛋。

“可爱动人的玉子小公主,饼藏小朋友肯定也是,非常地喜欢玉子小公主哦~?”

妈妈像是唱着什么奇怪的歌似的说道。但是总觉得,非常的,温暖。

妈妈的手心,在每当我低落的时候,都能给我幸福的感觉。

——睁开眼睛——

昨天也没能睡好。虽然醒了,但是感觉身体还是有点沉重。

从紧闭的窗帘的缝隙中还是漏进一些微光,看来马上就要太阳升起的时间了,只有这个总算是明白了。

我总算先是在床上坐了起来,但是心情果然还是,起不来。

(玉子公主……吗)

对了——今天早上的馅子公主,会是怎样的睡颜呢?

我稍微有点想要去瞧瞧,于是偷偷地,拉开。在用窗帘隔开的旁边的床上,瞧了瞧睡着的馅子的表情。

看着今天的馅子也是一副酣睡的样子。稍微的恢复了一点力量。

——

饼。饼。饼。饼。饼。饼。

没关系的,今天会的确地,没有说的。

从那天……饼藏对我说了喜欢那样的话开始。感觉很多的东西都无法着手了。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。很多的东西,看上去都变了。

但是一直像这样是不行的。必须要坚强点,克服,克服。

好的。

“早上好”

我向在厨房的爸爸出声到。

“今天真早啊”

“玉子”

爸爸看着我。

是想要说些什么的,而稍微停顿一下的表情。

“什么”

“稍微休息一下吧”

“诶?”

“你身体状况不佳对吧。你暂时不用帮忙打理店铺了”

啊。爸爸他,注意到了啊。

嗯——……确实情况不怎么好的样子。

但是,我并不是得了感冒。而是像偷懒一样的感觉。

“我说你,自从雏子——……自从妈妈离开人世后,就没休息过吧”

“……”

“偶尔休息一下比较好”

我今天也是想要变得和妈妈一样啊。

爸爸他发现了我是要像妈妈一样,而勉强地在做啊。

(……但真的是,这样的吗?)

如果如此……现在的话,还是稍微离开这里一下比较好。

如果是要勉强地去揉年糕的话,肯定是不会变得像是妈妈一样的吧。

再一次,试试从最初的时候开始想吧。

妈妈最喜欢的,年糕店。

妈妈最喜欢的,兔子山商店街。

对于我来说,应该也是最喜欢的地方。

——

“谢谢你。爸爸”

我对爸爸,稍微感谢地说道。

“我稍微去散个步”

“……哦”

绑起双马尾之后——好的,向着清晨的商店街前进。

我才店里的大门慢慢地出来了。

『玉屋』的正对面是『RICECAKE oh!ZEE』的招牌。窗帘还拉着。

我从大青花鱼挂饰下面穿过,了望着早上的商店街一边走着。

这里是肉店,名叫『Just Meat』。会有戴着大大的圆形的眼镜的老奶奶给我和饼藏可乐饼,然后说着让我们尝尝的地方。

这里是『Florist Princess』。从一直都很漂亮的熏先生那里买花,而且在我和饼藏生日的时候还会送我们花。而且小迪拉曾经跑了进去,但是却完全没有注意到。

这里是豆腐店。店名是『清水屋』,店里的怪哥哥有一头很厉害的爆炸头。最近好像交到了可爱的女朋友了,在春假的时候从饼藏那里听到说是很高兴的样子。

这里是粗点心店,『兔子山商店』。是一个有点不良感觉的大姐姐在看着的,二楼是大学生们寄宿的地方。在很小的时候经常和饼藏一起,拿着零用钱到这里来。

——

“啊啦,玉子。早上好!”

——

正在溜达的时候门帘被打开了,熏先生很有朝气地向我打着招呼。

“早上好”

“真早啊。是散步吗?”

“啊嘞,玉子。早上好!”

在对熏先生回应之前,清水哥的也这么问道。

“玉子早上好,今天会是个晴天哦”

“嗯”

正在慢跑的是开温泉的,兔汤爷爷。

早上好。早上好。

大家都和往常一样。这是我最喜欢的商店街。

但是为什么昨天,看上去就像另外一个地方了呢。

(……和往常一样……)

像是要确认一样,我朝着家走去。

从大青花鱼的吊饰下穿过,在玉屋的门前。

我像是往常一样,在那里站着。

然后,抬头望去。

“呼啦”一下,带着睡乱了的蓬乱头发的饼藏冒出头来。

我对着饼藏说道早上好,饼藏也一副睡地迷糊的样子向我说早安。

如果这里真的是往常那样的商店街的话,就会是这样的吧。

(…………窗帘,还是紧闭着的啊)

为什么变了呢。

因为很自然的变成了这样,所以到现在都没能注意到吗。

饼藏明明一直都在我的身旁看着我的啊。

晨练结束后,向着三年级的教室走去。

学校的话,饼藏还是会好好来的。

(太好了……)

虽然饼藏还是饼藏。但是稍微有一点,像是在看着别人一样的感觉。

像是露出那样的笑容什么的。意外地很受欢迎什么的。

那明明是饼藏啊。但总是感觉有点奇怪。

放学后的练习。马上就要到五月份的祭典了。

明明就只有我一个还不能好好地抓住舞棒,但是却崴了脚而在一旁看着。

为什么呢。明明想要更加熟练的,但却很多的事都没能做好。

年糕。饼藏。舞棒。

全部的全部,都很困难啊。

如果小迪拉看见的话,会呀嘞哎嘞地笑我呆的吧。

“——啊嘞?玉子,练习结束了吗?”

“啊,不是。只有我一个稍微休息一下”

在旁边看着的时候,史织过来了。

“是吗。正好我现在也要去英语补习班”

“……?”

史织她,在这个时候就要去上补习班了吗……?

“对了,我打算暑假的时候去国外的家庭里寄宿哦”

“诶?”

“不过我还没决定住到哪个家庭里去就是了”

突然,史织她说出了不得的话。而我却是,即使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也完全处理不好,即使是想要退后一点,也感觉是在原地踏步。

“……”

“?”

“啊,我觉得真了不起啊”

因为刚才一直闭口不言,所以我对史织这样说道。

史织她,静静地从长椅上站了起来。

“我觉得与其烦恼要不要去留学,还不如先去试一下”

很舒畅的表情。真是让人羡慕啊。

但是——原来是这样啊。小史织在这段时间里,一直都在烦恼着的啊。

虽然想去留学但因为是第一次,所以说过对能不能适应的了而在感到不安。

“最初不管是谁,无论要做什么,都要去迈出最初的一步的吧”

小史织她一直都在暗暗地给自己加劲啊。

在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都在想。

(……最初是从谁开始的呢)

因为觉得完全做不好,所以逃走了。

但是,虽然逃走了,去一直都是刚开始的那样。

(要不要试一试啊……)

虽然现在的话,稍微有些迟了也说不定。

到底能不能做好什么的,我也不清楚。

如果再等一下的话,年糕可能就会变得软塌塌的了。

(必须好好地去想饼藏的事……)

说着非常的喜欢,这样的话。

是说恋爱的意思吗。

饼藏对我的感情。

我对饼藏的感情……。

最近饼藏对我说了抱歉。

说就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好了。

说不用在意的。说像往常一样就好。

这让我准备去做的那些事,全都变成徒劳了。

自己抛向高处的舞棒。无论多少次,都没能好好地抓住过。

——

“它们无论如何都会相互吸引”

但是在那个时候,神奈这样说道。

如果抓不住的话,在手和舞棒上贴上磁铁,让它们能吸附在一起就行了。

(相互吸引……?)

“但如果弄反变成S极和M极的话,舞棒就会逃走的,所以这点需要注意”

(……逃走……?)

——

饼藏来了,我去逃走了。

我虽然很害怕但是还是稍微接近了一点,但是这次饼藏却说这样就行了……。

——

“…………!”

一样的啊。

“被磁铁的话题感动成这样了吗”

“嗯”

“诶”

“呐!神奈!”

“嗯”

“人们会在什么时候把说出口的话收回去?”

“嗯……”

小神奈在这时抓着小史织。

——

“‘小史织。你前些天在桥上无视我了’”

“‘抱歉。请当作没有这么回事’”

嗯。

——

“——就像这样的情况吧?”

这样的,迷你讲座。

“觉得很难为情,是想要让对方全部忘掉的时候吧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所以说,并不是真的想要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吧。

因为是感到很难为情,所以要当作没有这回事,是这样的啊……?

“玉子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我把全部的,到现在为止的事情都说出来了。

先对小绿所说的,我的大事件。

然后想了又想,总算是明白到了自己的感情。

对于饼藏的事,大概就是这样的吧。

我确实是喜欢着的,这样的感情。

小绿劝我必须要给饼藏以回应。

但是,这却进行地不太顺利。

搭话的时机什么的,要去考虑很多的事情。有很多人看着的话,总感觉不大对劲。但是,如果两人单独谈的话,又感觉非常忐忑不安。

饼藏他还真能向我告白啊……。

真是很勇气啊。饼藏。

非常的,帅气啊。

“……啊,对了!”

说道帅气。

我这次的思考,不是注意到了一件事了吗?

其实就在我的身边,不是有很多很多可供参考的人吗。

“那个,爸爸你”

“啊。怎么了?”

“爸爸你唱歌对妈妈告白的时候,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的呢?”

听到我的疑问,噗的一下就把茶给喷出来了。

啊啦……脸变得通红了。

失败,失败。

“喂!玉子!”

“抱歉!”

我跑上台阶,逃到二楼去了。

好吧这次就来听听以前的爸爸吧!

“~?”

在家里的盒式磁带里还留有爸爸献给妈妈的歌,可以用收录音机来播放,然后一边我会在房间里整理衣服,做些打扫什么的。

(噗噗)

虽然到现在来说都很辛苦,但是不知怎么的我却有点开心起来了。

“你还真喜欢呢,这首曲子”

“诶?”

转头一看是馅子,正坐在我房间的门口。

稍微和馅子说了说前些天住院的爷爷的情况。

然后因为馅子明年也要成为初中生了,所以我让她试了试我曾经穿过的制服。

“很合适哦。馅子”

“真的吗?”

似乎有点腼腆的样子,馅子公主看着自己穿着制服的样子。

“稍微有点大了呢”

但是,这样一点也不奇怪哦?

“你过来一下”

在给馅子整理制服的缎带的时候,注意到她真的是长高了啊。

啊~。馅子她也有很多的改变啊。

“馅子你害怕改变吗?”

“?什么意思?”

“就好像,突然间到现在的世界变了个样——”

然后,我把最近在想的问题给馅子说了说。

——

《致豆大》——

突然间,从一直播放着的收录机里传来了很大的声音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听的那一面换到了另一面开始播放了。

——

‘为了答谢豆大给我唱了这么动听的歌曲——’

‘我也想给你一些回礼’

‘——啊!那个,我之前逃走了很抱歉”

——

……这个。

“这是妈妈的声音啊”

“诶……?”

——

“那我就开始唱了——”

——

然后。

妈妈的声音,开始唱起了一首歌。

和我耳朵所记住的一样,非常奇怪的歌声。

但。非常非常的,温暖啊。那个歌声。

“妈妈……”

馅子她嘟囔了一句。

“歌唱的不怎么好呢”

“……嗯”

但是,很能让人理解。就和现在的我一样的。

是最喜欢爸爸的,那样的妈妈的感情。

“真是很不可思议啊”

“什么?”

小绿问道。

“在那之后我自己想了想,确实应该把事情讲给大家听听。以前迷茫的东西,现在一点一点地感觉变得清楚了”

“今天早上,你还说了感觉好像可以抓住舞棒了的话吧”

“嗯”

妈妈的歌。还有,爸爸的恋歌。

好好地去想应该怎么说了之后,慢慢地涌现出了力量。

我鼓起了勇气。

一直都不能好好接住的舞棒,现在感觉可以抓住了。

“举个例子嘛?这个就像是小神奈所说的那样……”

所以我现在把正在烦恼的事情和大家相谈了。

以前的我和饼藏就像完全不会吸引的S极一样,饼藏又说让我当作没有发生过就行了,这就像是逃跑了一样。

所以——……

“这次只要我来成为N极就行了啊!”

到饼藏的S极,我就从这边的N极来吸附过去吧。

“想想这还真是不可思议啊。无论如何都会被相互吸引的年糕店的两人”

“神奈……你难道不开心吗?”

“年糕”

“啊——!这就是说只是因为年糕的吗?神奈!”

“小史织。犯傻地说明是不知趣的表现哦”

好像以前的烦恼就像是假话的一样,一点一点慢慢地,很多的事情都变得愉快了起来。

对小绿,对小神奈,对小史织——。

从那天相谈过后,大家一直都在协力帮我。

所以,我不会逃的。

就从这边,好好地把手伸过去吧。

——

“这并不是一时冲动对吧?”

我这样向小绿问道。

“嗯。虽然能不能做到,现在还不清楚就是了”

因为想要去正面面对的心情,就是现在我心中真正的所拥有的心情。

“那么就好。……这就是最后的了……”

“诶?”

“不。什么也没有”

饼藏一直等我到了现在。

这么一想,果然应该这次轮到我来了。

“玉子”

“嗯?”

“加油”

“嗯、嗯!”

和社团的大家,和小绿,和小神奈。

只是想着这就是最后了,舞棒大会也总算是闭幕了。

所有的一切,都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。

但是正是因为如此,才应该继续前进。现在的我认真地这么想到。

(今天结束了,到了明天的话……)

和昨天不一样。今天的我有着坦率的决心。

想定了很多事情的我,还有一个留在最后想要去做的事。

想要好好地去转达。因为有着必须要去转达的心情。

(好的……)

——

去饼藏告白吧。

虽然是这么想的。

但果然还是……,没有能抓住和饼藏说话的机会。

(至少能两人单独在一起啊……)

——

在那之后又过了好些天。

我接到了学校的通知。

“——停课?”

“对。因为有很多学生都得了流行性感冒”

所以好像明天学校放假的样子。

“最后一个是大路君。你就帮我跟他联络一下吧”

饼藏。

这样啊。是饼藏啊。在我之后的。

我要去联络饼藏啊。

……这个电话是这样说的?

——

是为什么呢。

总感觉这样不对劲。

(但是由我去联络的话——)

——

(啊——这样啊)

——

虽然是有点错位,不是很好的主意。

但是这次,因为只有一次所以可行。感觉可以试试去做的样子。

所以这次的话。

大概能把我的声音好好地传给饼藏吧。

——

“……”

“北白川同学?”

“我知道了。谢谢你”

然后我挂断了电话。

“那里,馅子啊”

然后我再想了一下就转过身去。

“传递消息要是中断了会怎么样?”

“怎么样……下一个人就会一直都不知道的吧?”

“嗯”

也是啊。

所以——嗯。就这样吧。

这样的话明天因为学校放假。

其他的人谁也不会到学校的。

——

除了我和饼藏两人。

谁也不在的教室。

安静地有些生冷。来太早了啊。

穿着制服在座位上坐着。我一个人一直在等着饼藏的到来。

今天要好好地说出来。因为饼藏他好好地对我说出来了的。

但是万一,我面对着饼藏但是说不出来的话。

我也准备好了在这个时候和饼藏使用的魔法道具。

所以……能说出来。

绝对能说。

然后一边咬着嘴唇一边在等着。

终于有一个人影往教室的门口的方向走了过来。

——是饼藏。

(哇。好紧张啊……)

明明心里是准备好了的,但是感觉却完全无关了。

这里还是太过安静了。果然还是等到下次再说吧——不行!像这样子一直纠结着,但过不了不久。

门开了。但。

站在那里的并不是饼藏。

是小绿。

“大路,他不会来的”

“……!”

“刚才我碰到大路了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说他要去东京”

“……诶”

“说是突然决定的”

……为什么?

“真是下定决心了呢。一下子就要转学了”

“转学……?”

“嘛,要是以东京的大学为目标的话,或许现在过去比较好”

不,这不对啊。

因为我,还没对饼藏。

(……为什么——)

眼前一片空白。

(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!?)

肯定是因为我太过悠哉了吧。

(但是,为什么一个人也要去呢!?)

但是我注意到了,我对饼藏一直都在做着不好的事。

所以这样以后一直会后悔的啊。

(所以,要说出来啊!)

所以我才会一直在思考在苦恼,一直都很痛苦的啊。

(非常地喜欢,要说出来啊!)

到底有多痛苦,还有总算是明白了的事情什么的啊。

(这样的感情全部都有当作没有发生过吗!?)

我好不容易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情。

(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呢)

呐——饼藏?

我还没能回应你呢?

(很喜欢饼藏,我还没说呢——!?)

——

脑海里。很多很多的东西都破裂开来了。

变得过于沉重,一步也无法移动。

“他说要搭九点多的新干线”

小绿最后说道。

“动作快点也许能赶上”

——

这句话。

让我的脚跑了起来。

——快跑,快跑!

总之,——快跑!!

现在不说出来不行。不说的话,这次饼藏就要到很远的地方去了!

抓着纸杯电话,我流着汗无论如何地跑着。

然后,总算是到了车站。但是现在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。

“在哪边……?”

我没有一个人坐过新干线。

“我不认识路啊……”

检票,已经不知道了。

所以全部看了过去。

所以人都不是啊,在看过了全部的人后。

虽然不明白检票,但是饼藏的脸我是马上就能认出来的。

最近一直都在看着的啊。绝对,马上就能认出来的……!

“啊”

有了——!新干线的指示牌!

马上跑了过去。但是,被车站人员拦住了。已经到了检票的地方了。

不快点的话。不快点的话。

这次是我要到饼藏那里去的啊!

“饼藏……在哪里?”

在新干线的站台上环视着。

“饼藏……!?”

有了!但是,马上就要上新干线了。

怎么办。门关了的话,就不能见面了。

“饼藏——————!!”

这里人太多了。

但是,这样的事情,比起这样的事!

不管了,现在,必须叫出来!

——

“饼藏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”

——

饼藏回过头来了。

“等等啊……”

脚步变得蹒跚起来。

“等等啊——————!”

我总算是到的饼藏的面前了。

到了。

“玉子,为什么……!?”

“为什么——为什么要去东京呢?”

“诶……”

“很远哦?东京,很远的哦!?”

“不是,可是”

就是说不好也没事。说得很差什么的也没关系。

我想要让饼藏好好地听到我的话。

“明明一直在我的身边,为什么还有离开呢?”

“诶?”

“我还没对饼藏……!我……!”

不甘心地垂下了头。

手中握着的是到现在为止连接我和饼藏的,魔法的纸杯电话。

我把这个朝饼藏的方向抛了过去。

——啊!?两边的都抛了过去!

“搞错了!”

——

“诶,那个。饼藏……,我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——

然后饼藏他。

像往常一样,一下子把纸杯电话抛了过来。

——

(我、我我我……!)

抛出来了抛出来了——……!

但是,我会拼命地去抓纸杯电话的。

——

(好好地抓住了啊……)

饼藏他好像还在对我的样子感到吃惊似的。

我把纸杯电话按在嘴上,然后像是往常一样把另外一边的耳朵给封住。

——

“我……——”

没问题的。虽然昨天和今天,很多的东西都给弄错了。

但是我现在确实就是我,对方也是饼藏。

——

不论何时都能传达。

因为这个纸杯电话是特别的。

——

“——最喜欢饼藏了。请讲” 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