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合运动失败的十万种姿势【1】

整合运动又双叒叕一次败给了罗德岛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

几天前,由于某些无法探测的原因,罗德岛的所有干员一夜之间变成了软萌可爱的幼崽。

那天晚上,刀客塔兴奋的鸡叫撕裂了整个泰拉大陆的天空,差点把蹲在罗德岛门口刺探消息的我送走。

作为一名爱岗敬业的侦察兵,我意识到这是一个能改变整合运动命运的重要消息,慌忙连滚带爬冲回总部将消息汇报给了老大。

老大听完汇报,愣了半秒,随即激动地跳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太好了!通知弟兄们,带齐装备跟我走,今天咱们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,看看到底谁迫害谁!哈哈哈哈哈我要扇肿那傻叉博士的脸!”

队长比较谨慎:“可是,他们有阿消……”

老大:“怕什么,阿消现在只是一只还在吃奶的扎拉克幼崽!”

队长:“罗德岛有崖心……”

老大:“那又怎么样?崖心现在是一只除了哭什么都不会的菲林幼崽,她甚至害怕黄瓜哈哈哈哈哈哈!”

队长:“除了崖心,您的克星还包括雪雉、暗锁、可颂、温蒂、食铁兽……”

“你有完没完?”老大不耐烦地摆摆手,“今时不同往日,罗德岛的舰桥倾塌了,整合运动站起来了!”

队长:“…………”

队长不好再说什么,于是我们全副武装,跟着老大一路杀到罗德岛移动舰门口。

按照老大的意思,她这次不仅要亲自扇肿(文盲)刀客塔的脸,还要徒手拆掉罗德岛的移动舰。以报平时总被迫害的仇。

列日当头,移动舰十分安静,一个人也没有,这种可怖的寂静莫名地让人心里发毛。

几个队长和组长交换着眼神,这眼神我熟,翻译成语言,大意是说:我们是不是又要千里送人头了?

小兵们也在窃窃私语:“完蛋,我怎么闻到了开局就GG的味道。”

“呜呜呜我好怕怕!”

“感jio刀客塔又在酝酿针对我们的大阴谋!”

……

然而,老大就是老大,即使罗德岛格外反常,也完全没有撤退的意思,望向移动舰的眼神越发坚毅,背脊越发挺直,宛如一座耸立的丰碑,令人肃然起敬。

老大清清嗓子,队长和组长们不再交换眼神,小喽啰的讨论声也戛然而止。

老大满意地巡视了一圈,正要说话,悬挂在舰桥高处的大喇叭里忽然响起(文盲)刀客塔激动的鸡叫。

“充电五分钟,放电一整天!上啊孩子们,让我们的老朋友好好感受一下恶魔幼崽真正的破坏力!乌拉!”

幼崽们振臂高呼:“乌拉!”

听见这熟悉的声音,老大的笑容瞬间凝固。

但刀客塔接下来的发言立刻让她放松了警惕。

“……哎呀呀,银灰灰,不要再扯你妹的头发了!伊芙芙你给我站住!小朋友不可以玩火,你看阿消都气哭了……鸡酱呢?鸡酱……不是,赫拉格同学,别玩游戏了,出门砍人啦!”

老大:“…………”

老大嗤笑:“切,虾兵蟹将。”

我们也配合地和她一起笑。

老大重重地松了口气,潇洒地向身后打了个手势,示意源石虫和猎狗们打头阵。

源石虫和猎狗立即整装待发,可就在这时,意外又发生了。

明明没有风,也没有地震,道路两旁的树木却在摇曳,大地剧烈震动,裂开细小的缝隙,腾起滚滚尘埃。

老大迟疑了一下,冲我使个眼色,作为一名爱岗敬业的侦察兵,我迅速领会她的意思,探头朝罗德岛的移动舰内望去。

下一秒,一群平均身高不到70厘米的幼崽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,有的握紧了小拳头,有的端着小板凳,有的扛着小桌子,有的骑着小法杖,还有的背着大砍刀。

年龄和身高完全没有限制他们的破坏力,所到之处,犹如恶龙过境,尘土飞扬,寸草不生。

移动舰的大门顷刻之间化为齑粉。

喇叭里很快响起刀客塔倒抽了一口气的声音,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演化成悲痛的啜泣:“呜呜呜破产了……没关系,宝宝们开心就好呜呜呜。”

我们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,我竟然对罗德岛的(文盲)刀客塔产生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崇敬。

但时间不允许我再多想,现场瞬间陷入混乱之中,我的队友们抱头鼠窜,幼崽们猪突猛进,乱七八糟地放技能,发出堪比一千台蒸汽火车同时鸣笛般的刺耳尖叫。

隐形术师组长痛苦地捂着耳朵:“我要聋了……我要聋了……”

作为幼崽们的集火目标,老大的日子更不好过,她左躲右闪,一会儿在地上写个憨,一会儿再地上写个蠢。

刀客塔也没闲着,只见她浑身上下挂满了年纪更小一些的幼崽,跟个老妈子似的追在绷着小脸打架的大龄幼崽后面嘀嘀咕咕。

“史尔特尔!打过人的奶嘴不可以再放回嘴巴里,脏脏!”

“拉普兰德!不能用没有消过毒的高能源石虫磨牙,肚肚疼!”

“德克萨斯快回来,你打不过狗的,放着妈妈来撕!”

“君君要跑啦!暗索索,快把她拉回来!”

“艾雅雅,你烧反了,君君在你背后!”

“角峰?角峰呢?你家小少爷的口水兜掉沟里了,快帮他捡捡!”

……

十分钟后,老大,卒。

刀客塔幸灾乐祸的悲泣震耳欲聋:“君——君——!”

于是,整合运动又双叒叕一次败给了罗德岛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